DAOStep One回顾  —  “公司” 装不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

DAOStep One回顾 — “公司” 装不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

上周五,一条消息炸翻了整个行业,“区块链”终于得到了官方认可。本是个好消息,心情却有些复杂,大概是深知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突如其来的春风难免会给本就浮躁的行业带来更多的噪声”。未来仍有很多不确定性,面向未来,我们需心怀敬畏,聚焦本质。

在这之前,DAOStep进行了第一次闭门试尝会,从晚上8点开始,讨论一直持续到晚上12点。在正式议程开始前的叙旧和八卦中,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 —— 1C0对去中心化系统是个劫。


对于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1C0用强大的能量把扭曲了网络,把它被困在了一个中心化团队里。发起1C0的团队对系统有很强的管控力,认为自己对项目的判断程度,高于社区的其他人,切断了社区和网络的交互路径和动力。团队的决策和执行能力,变成了网络的能力瓶颈,去中心化的网络陷入了中心化、单线程发展的泥沼。


所以我们认为去中心化的网络装不在一个“公司”里面,网络的治理和相关技术问题是未来关注的重要课题之一。

以下是DAOstep One的部分内容回顾:

01


DAOStep One讨论了什么

1. 自组织的实践与反馈:星云链的社区化改制和治理结构设计实践回顾

a. 改制的诱因
1C0完成近两年之后,星云面临生存问题。1C0募集后资金不足以支撑团队未来18个月的持续生产。行业陷入寒冬,团队找不到明确的发展方向,决定先完成网络的 ”去中心化”


b. 社区化带来了正向激励的反馈
成军开始,星云做过多个方向的尝试,包括:两次募资、主网的开发和上线、大规模的DApp和开发者激励、开发和运营三方钱包、孵化和运营新的NRC20资产、对外进行公链技术输出等等。大部分的尝试都是“100分的投入,得到了不到50分的反馈”,技术上没有实质突破,星云链却一直在流血

通过社区化的改造,星云在没有法币支出的情况下,自组织运行了3个多月,运营情况具体表现在数据上:

  • 市场热度:在社区化开始之前,星云削减了大部分市场和活动预算,但是随着社区化的推进,星云的市场热度不降反升,社区和网络的真实交互带来了持续的热度和关注

DAOStep One回顾  —  “公司” 装不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
海外Google指数:3-6月热度显著上升, 4月底治理橙皮书发布,Nebulas NOVA上线前后达到峰值

DAOStep One回顾  —  “公司” 装不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
 国内搜狗指数,在星云自治元网络路线图公布和社区化AMA之后热度显著提升


  • 币值表现:社区化的过程中赶上了行业年初的小牛市。在4月开始用NAS驱动生产的情况下,币价没有受到流动性释放的影响。CMC整体排名不降反升,巅峰时从Top 130回归到Top 80

    DAOStep One回顾  —  “公司” 装不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


通过社区化,星云不仅停止了流血,还在50分的投入下获得了至少60分的反馈,NAS变成了网络中协作和价值传递的媒介,星云获得了自组织发展存续的能力。


c. 社区化具体做了什么
社区化的核心目标是让星云成为一个可以通过自身的货币引擎驱动实现自组织运转的网络。NAS作为网络的本币,成为捕捉网络价值的载体。

从这个目标出发,我们设计了包含链上基本治理原则、链下组织结构和监督机制、链上协作工具和升级迭代方式等一些列的链上+链下的治理和协作工具。

社区化带来的核心转变在于:

1) 打破原有组织结构和方式,由自上而下的“公司层级制“变成“项目制”

改制后管理结构类似组织理论提到的合弄制(Holacracy),把工作由围绕人来转为成围绕“项目”来定义,权利被分散在协作流程中,并可以根据外部系统的不确定性进行灵活的更新和调整。


2) 把组织内部的协作转化成公开平台上的市场博弈

创造一个非零和的公开博弈市场,通过市场创造一个更理性的定价和协作机制。

从工具的层面,我们搭建了线上协作平台,所有的任务都在市场上公开竞争,所有的信息和决策过程都在平台上公开透明,为原来封闭的组织引入了开放性。


这里我们遵循了一个理念:“对一个自组织的复杂系统来说,保持开放,可以使系统与外界交换信息和能量,从外界获取负熵来抵消自身的熵增,从而在自组织的过程中实现从无序到有序。”


3) 用本币驱动生产,从社区化开始,星云的全部组织生产都由本币NAS来驱动

公链自身是一个经济体。资产是目前我们看到区块链最有竞争力的“商业场景”,在本链经济体中,本币资产的价值捕捉和信用扩张程度对于公链的存续发展十分关键。

在本链经济体中,公链的原生Token必须在承载网络价值上具有绝对优势,不然会在经济体内形成敞口,造成本币价值和购买力的迅速塌缩。所以,公链的生产协作组织从第一天开始就应该以本币驱动。如果有募集资金,使用方式应该是在存量本币不足以支撑生产时,从二级市场兑换本币后支付网络的生产开销,以使网络的本币从组织协作层面开始捕获价值。NAS虽然是从成军近两年之后才开始这样做的,但是在先也早有如BTC,DASH等成功案例。


4) 构建治理架构,拓宽信息通道,消除协作者和网络之间的不确定性

在传统的“公司制”组织方式中,协作者有更大的空间“偷懒”或者“滥用”资本;通过项目制,资本和“项目方”在和“协作者”的博弈中获得了更高的确定性。因此需要引入公开的治理机制和工具,消除协作者和网络之间的不确定性,在原有的博弈中引入增量。

在NAS的治理架构中,协作者可以通过提案、投票、表决完成自身和网络的交互;按照自己在网络中的权益权重,享受网络中的决策权。

当时的设计力求在有限的时间和条件下先形成一个简单的闭环,还没有考虑到DAOstack践行的Futarchy市场预测机制或者Moloch提出的Rage Quit等机制,在投票设计中也没有考虑代理和代议制方向的改善。但作为网络中的参与者,尤其是“核心团队”外的参与者,在治理架构出现之后,可以根据自己在网络中的权重,从一个“嗷嗷待哺”的被动信息接受者转化成网络中的决策者,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协作者和网络之间的不确定性


尽管星云的社区化最后因为种种原因,进行了三个月就夭折了,但过程中的实践和反馈仍然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和财富。


2.  HPB芯链的新战略方向

经过两年的沉淀,HPB芯链目前已经是一个拥有超过155个节点,在网络层面以去中心化形式稳定运行超过1年的项目。


在当前的环境下,芯链面临着很多挑战和困惑,也在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从创始人晓明的角度来看,过去两年的创业体验并不算好。


All in了时间、精力和财力,但却没有在市场上得到预期的反馈。一个直观的感受是,一条公链面临的需求太多,要解决的问题也太多,一个公司的财力和人才都没有满足一条公链的需求,同时也经历了很多“无效”的损耗。


目前,芯链也思考新的发展战略和方向。未来将在底层技术之外,在治理和社区化的方向进一步探索。以增加主网的活跃度、社区参与度为目标,围绕芯链技术特性,拓展新的发展方向。


02


关于DAOStep Two


DAOStep发起的初心是希望回归区块链的本质。以此为出发点,DAOStep将定期进行线下对于技术和治理的讨论,为了保持讨论质量,初期以邀请制开展。



关于DAOStep Two,我们目前提出了以下话题:


  1. DAO项目现状和瓶颈讨论(参考信息:wiki.gotoken.io)

  2. HPB项目制试行的反馈和思考

  3. 去中心化 vs 中心化协作,效率的平衡

  4. Defi中“De”的价值和治理


对以上问题感兴趣的同学可以通过阅读原文(http://forum.gotoken.io/c/daostep )留下你对这些问题的见解。

我们会在DAOstep Two中探讨其中的两个项目,并邀请优质留言的同学参与到DAOStep Two的线下聚会。




DAOStep One 参会人:
晓明、小方Arthur、Aero、Buster、Ruby

如对更多内容和细节感兴趣,欢迎通过论坛或者IRC#Archat频道联系我们
https://webchat.freenode.net/#archat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DAOStep):DAOStep One回顾 — “公司” 装不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

历史评论

  1.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join the discussion

写评论

Participants

关闭菜单